1. <track id="ohebs"><label id="ohebs"></label></track>
      <acronym id="ohebs"><label id="ohebs"></label></acronym>
      <td id="ohebs"></td>
      1. 中巴兒童文學家云交流:
        以文學,讓世界變得更好

        來源:澎湃新聞 | 時間:2022年07月08日 10:19:54

        文/羅昕

        中國和巴西兩國的兒童文學家們一直努力創作著。兩位國際安徒生獎得主——中國作家曹文軒和巴西作家羅杰·米羅曾合作出版了《羽毛》《檸檬蝶》,中國作家秦文君的《我是花木蘭》葡文繪本也進入了巴西市場……還有充滿智慧和真誠的文學交往,不斷加深著彼此的了解和欣賞。

        北京時間7月6日晚,由中國駐圣保羅總領館、上海市作家協會、圣保羅州文學院、圣保羅州立大學孔子學院主辦的“童年無國界——中巴兒童文學云交流”在線上舉行,圣保羅州文學院院長納里尼主持活動。來自巴西的三位兒童文學作家毛里西奧?德?蘇薩(Mauricio Araújo de Sousa)、加布里埃爾?查利塔(Gabriel Chalita)、伊蘭?布雷曼(Ilan Brenman),與中國兒童文學作家秦文君、殷健靈共同探討兒童文學對促進中巴關系發展及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意義。

        這一次對話還有一個美好的巧合——1988年7月7日上海與圣保羅建立了友好城市關系。圣保羅于百年前開啟巴西現代文學運動,孕育多位巴西文壇泰斗。而上海是中國文學重鎮,匯聚中國最優秀的作家群體,具有深厚的文學底蘊與基因。三十四年前的此時兩城結好,而今的對話又將成為兩城友好交往史上新的一頁。

        來自巴西的三位兒童文學作家毛里西奧?德?蘇薩(Mauricio Arau?jo de Sousa)、加布里埃爾?查利塔(Gabriel Chalita)、伊蘭?布雷曼(Ilan Brenman)

        “童年無國界——中巴兒童文學云交流”上海分會場

        好的文學,讓人們更加信任我們的未來

        “成千上萬的巴西兒童通過我們創作的漫畫人物認字、學習拼寫。因此我們需要創作更多有趣的吸引人的故事!泵镂鲓W?德?蘇薩生于1935年,是巴西青少年文學領軍人物,他從童年友人和自己的子女身上汲取靈感,創作了巴西最受歡迎的連環漫畫《莫妮卡和小伙伴們》(Turma da M?nica),成為巴西家喻戶曉的漫畫家!赌菘ê托』锇閭儭废盗幸脖蛔g成40種語言在世界各地發行,印發總量超過10億冊。

        他表示,能用雙手為巴西小朋友創作一些故事,讓他感到很有成就感和幸福感,“我想以更多的作品、更多的漫畫人物、更多的驚奇信息、更多的有趣故事來吸引孩子們的注意,為他們帶去知識和歡樂,也讓他們更加信任我們的未來!

        加布里埃爾·查利塔提到,科技改變世界,讓我們有了跨越距離的云上交流,但我們在科技之外還需要故事——文學就是講述我們心中的故事,通過故事去感同身受,去分享情感。生于1945年的加布里埃爾已發表小說、劇作、兒童故事書等作品90余本,銷量累計超過1200萬冊,目前也是巴西國家教育院和圣保羅州文學院院士,“很多作家都和我一樣創造屬于自己的烏托邦,通過文字去改變世界,讓世界變得更好!

        伊蘭·布雷曼將現實世界比作沙漠,這里時有殘忍、疼痛、磨難,但沙漠之中還有綠洲,這些綠洲便是虛構,是我們的想象之地!巴ㄟ^虛構我們汲取力量,獲得活力,有勇氣繼續在沙漠中前行!彼1973年,在巴西多家雜志、電臺擔任評論員,累計發表70余本作品,其中《目標》(O Alvo)曾獲巴西國家青少年兒童圖書基金會最佳兒童圖書獎,其作品在20多國發行,全球銷量達300多萬冊,引進中國的代表作包括《公主也放屁》(Até as Princesas Soltam Pum)等。

        伊蘭還提到,所謂“給兒童的文學”“給成人的文學”其實是我們自己給出的標準,但文學其實只有一種分類,就是好的文學和壞的文學!昂玫奈膶W作品會吸引孩子,吸引成人,吸引所有人!

        打開全球視角的同時,重拾本土優秀傳統

        “很多人都在想我們拿什么最寶貴的給孩子。寶貴的東西有很多,比如清潔的水、良好的教育和醫療等等,但還有一個非常重要,那就是精神食糧!鼻匚木f,一個人的成長沒那么容易,需要精神和審美的關切,身為兒童文學作家,大家應該靜下心來,抗拒一些東西,努力把對這個世界的善意和熱愛給到孩子。

        她認為目前兒童文學創作遭遇了一些挑戰,一是商業侵蝕,二是少兒的網絡迷戀!斑@一代的孩子非常聰明,可也很容易得到一些 ‘現代毛病’,因此更需要我們喚起他們對閱讀的熱愛,收獲心靈的慰藉與信念的支撐!

        殷健靈提及中國兒童文學發展經歷了幾個時期,先是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文學探索時期,接著是回歸童趣時期、市場磨合時期,而今進入了非常有意思的多元化時期。她記得自己2013年看到一套中國原創兒童文學作品匯編,發現當時的中國兒童文學集中在校園故事、童年回憶這幾個方面,無論主題還是寫法都相對單一,但現在的創作景象繁茂多了。

        “我們的作家開始把關注的視角伸向我們身后的悠久歷史和幅員遼闊的地域,于是中國兒童文學呈現出很豐富的樣貌,大家不約而同地關注本民族的文化、熟悉的文化,用我們的母語,講述那些意味豐富又有童趣的故事!币蠼§`說。

        在全球化趨勢下,秦文君認為回溯優秀的傳統尤其重要!罢驗槿虻囊暯,需要我們擁有對母語的熱愛,對中華民族文化的認同,因為一個民族如果沒有特點,沒有自己的傳統,就會失去很多東西。我們不僅要把快樂帶給孩子,也要讓孩子能夠理解到世界的不同,理解到人性的深度和廣度!

        通過交流,讓更多作品與作家進入讀者視野

        中國駐圣保羅總領事陳佩潔表示,文學及文學交流對世界文明與進步的作用和意義重大。就中巴雙方而言,中華民族的悠久歷史與優秀文化及其蘊含的民族精神與巴西這片熱土和人民的豁達包容和熱情奔放,透過文學家的筆觸,傳遞給雙方人民和世界人民。從古代的孔子到當代的莫言等中國文學大家的作品深受巴西朋友喜愛并成為了解中國的窗口;巴西國寶級作家若熱·亞馬多是中文譯介最多的拉美作家,克拉麗絲·李斯佩克朵、魯本·豐塞卡等文壇巨匠及其作品走近中國讀者,引發對未來之國的向往。文學交往加深了我們的相互了解和互鑒互賞。

        圣保羅州立大學孔子學院教授保利諾透露,巴西的著名學者曾經把巴西稱為“熱帶的中國”,在這個過程中中巴兩國文學發展非常蓬勃,中國每年都有葡語國家、巴西作家的文學作品翻譯出版。圣保羅州立大學孔子學院也一直致力于中國古典文學的譯介,他們已經出版了《論語》《道德經》,將會出版《莊子》《蘭花經》,這也是第一次用西方的語言譯介《蘭花經》。

        “上海,正是受益于與世界各地廣泛進行文學的交流互鑒,得以成為中國的文學重鎮,并擁有了頗具代表性的作家群體!鄙虾J凶骷覅f會專職副主席王偉表示,上海市作家協會始終致力于拓展與世界交流的渠道,創造與各國作家互鑒的機會。這方面的努力,盡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也沒有停止或放慢腳步。比如上海作家與巴西作家的交流對話甚至比以往有所增加。

        他相信,上海和圣保羅、與巴西其他城市或地區的文學互動會更加頻繁和深入。他也期待,有更多的兩地作家及其作品,能夠通過雙方交流,進入兩地文學界和文學愛好者的視野。

        男朋友是怎么玩你的
        1. <track id="ohebs"><label id="ohebs"></label></track>
          <acronym id="ohebs"><label id="ohebs"></label></acronym>
          <td id="ohebs"></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