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ohebs"><label id="ohebs"></label></track>
      <acronym id="ohebs"><label id="ohebs"></label></acronym>
      <td id="ohebs"></td>
      1. 文學“走出去”的實踐與探索
        來源:文藝報 | 時間:2022年06月23日

        文/高燕

        當今,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新冠肺炎疫情相互交織,世界發生著深刻的變化,不同文明之間的對話與互鑒尤顯重要,只有通過交流與溝通才能消除偏見、打破隔閡、達成共識。文學,作為一種藝術形式,它將語言、情感、思想相融合,它是不同國家人民可以用來有效溝通的一種共同語言,文學表現著人類共同的情感,訴說不同民族、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們的共通的精神世界。文學是不同國家、不同種族人民交流的重要形式,以直達心靈的情感力量在民心相通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

        文學“走出去”的必要性

        文學對外交流是我國文化外交的重要組成部分。隨著國際社會對中國的關注度越來越高,越來越多的海外讀者希望通過中國的文學作品感受中國語言的魅力,加深對中華文化的認識,進而了解了真正的中國。 “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鑒而豐富!碧嵘龂H傳播話語權是國際影響力的體現,也是國家軟實力的標志。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用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文化創造,展示中國文藝新氣象,鑄就中華文化新輝煌”, 要“更好推動中華文化走出去,以文載道、以文傳聲、以文化人,向世界闡釋推介更多具有中國特色、體現中國精神、蘊藏中國智慧的優秀文化”。

        文學是實現人與人、文化與文化之間溝通交流的重要方式,文學“走出去”是中國文化“走出去”的重要組成部分。因地域和語言文化的客觀差異,海外讀者對中國文學的接受程度有所不同。但總體來說,中國經典文學作品、現當代中國文學作品,一直受到海外讀者的關注。近年來,網絡文學在海外異軍突起,兒童文學自曹文軒獲國際安徒生獎后也在“走出去”方面取得了新的成效。

        近年來,隨著中外文學交流機制的健全、交流渠道的拓寬、交流方式的創新,中國文學作品的翻譯和輸出保持持續增長的態勢,中國文學也越來越受到國外讀者的關注,成為向世界自信展示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的一股重要力量。近年來,一批講中國故事的作品在海外受到了歡迎。

        后疫情時代,世界各國都希望更多地了解和理解當代中國,而文學正是體現民族精神和民族文化的重要載體。文學“走出去”的時代價值愈發重要。

        文學“走出去”的合力

        江蘇求真譯林出版社由鳳凰出版傳媒集團旗下的譯林出版社與北京求是園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聯合成立,專門從事出版“走出去”工作。自2020年正式運營以來,求真譯林社就將文學“走出去”作為一個重要的工作方向。目前,已將葉兆言的《南京傳》、徐剛的《大森林》等一批題材豐富的中國當代文學作品的版權推向國際圖書市場。

        在推動中國文學作品“走出去”的實踐和探索過程中,求真譯林社體會到,多方合作,形成合力,可以形成較好的效果。

        一是與海外出版合作方合力挖掘文學作品本身的世界性表達價值。西方文學并非世界文學的唯一標準,走向世界也不是走向西方文學。但是在文學作品“走出去”的過程中還是面臨著國外出版社、讀者對中國文學作品內容表達的不同偏好。西方讀者比較關注描寫中國近代和當代社會所發生的重要事件的作品,且作品將主人公個人的命運融入到宏大歷史敘事框架之中,兼具歷史厚重感和人性的美。例如,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社會發展非常迅速,展現中國社會發展洪流中的個人的命運,這樣的敘事結構比較符合西方讀者對中國當代文學的審美期待。且此類作品中對當今中國社會的真實寫照有利于推動國際社會對中國現實狀況的了解,扭轉世界,尤其是西方社會基于歷史形成的片面認知,消除其對中國的誤解。

        二是與政府外宣部門合力推動文學作品的翻譯、出版、宣傳。當前,“中國文化走出去”已成為重要的國家戰略。2021年啟動的“江蘇文學名家名作”項目擷取江蘇文學中的璀璨明珠,呈現江蘇深厚文化底蘊和獨特精神風貌,推出一批代表中國氣派、江蘇風格的江蘇作家和優秀文學作品,面向歐美主流國家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出版推廣,為江蘇文學作品走向海外提供支持,塑造“江蘇文學”國際品牌,并通過每年一期的項目打造“江蘇文學”品牌在海外的持續影響力。項目第一期已經翻譯出版葉兆言《南京傳》、蘇童《另一種婦女生活》、黃蓓佳《我要做好孩子》三種圖書,第二期也將在2022年度完成。該項目不僅僅是介紹江蘇的文學,其實也是打開一扇中國文學通向世界的窗口。

        三是與民間交流組織合力傳播中國文學。目前,已經出現了各種當代文學海外傳播的自主的文學社區,共同匯成海外傳播之勢。美國人陶建(Eric Abrahamsen)于2007年創辦的民間網站Paper Republic(紙托邦)是一個以文字共和理念來運營的跨文化窗口,成為當代中國文學海外傳播重要的民間力量。類似的文學翻譯和傳播平臺不在少數。盡管運營方式各異,但這種民間傳播與主流的、傳統的傳播方式,可以形成良好的互補。

        構建文學“走出去”之路

        目前,文學“走出去”也面臨明顯的困難,海外影響力有待進一步提升。

        新世紀以來,中國當代文學在世界范圍內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知名度,尤其是莫言等作家在國際文學獎項中有所斬獲,劉慈欣的科幻作品在海外圖書市場獲得了商業上的突破。但是,縱觀整個中國當代文學作品在世界范圍內的實際銷量,則仍然較為微小。除個別作品外,中國文學整體在海外的接受面臨困境,這一點已成為共識。求真譯林社輸出海外的文學圖書,海外銷量達到3000冊已算表現不錯,純文學類圖書常規銷量為1000冊左右。

        后疫情時代,西方國家認為中國的崛起是對西方價值觀和發展模式的挑戰,部分政客不斷制造污名化言論抹黑中國,對于我國出版走出去造成了一定的障礙。甚至印度、越南等國家,也因為邊境爭端、南海問題等,在一定程度上,對中國產品、文化不友好。海外出版機構引進中國圖書更加謹慎。傳播力決定影響力,話語權決定主動權。因此,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展現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是一項極具緊迫性的工作。

        在構建文學“走出去”的道路上,內容的生產是核心。求真譯林社一方面代理作家和出版社的優質文學作品版權輸出,另一方面,積極進行中外合作出版和海外圖書策劃、組稿,提高產品的國際化水平,提升跨文化跨語種的出版能力。例如,策劃紀實文學作品《中國扶貧故事》,由中外作家聯袂撰寫,中英文同步出版,取得了較好的反響。

        進行重點項目的品牌化建設。繼續打造“江蘇文學名家名作”品牌,向海外輸出江蘇知名作家的代表性文學作品,擴大江蘇文學的國際影響力。通過亞洲經典互譯計劃中國-巴基斯坦互譯項目,積累在巴基斯坦的文學翻譯和出版資源。同時,積極嘗試國際組稿項目,儲備有潛力的外向型選題。

        加強“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傳播。在文學作品輸出對象國上,視野日益廣闊,不再只局限于英語等語種,而是全方位、面向全球范圍,不僅僅限于英語世界或傳統意義上的西方大國,而是更加注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傳播。與求真譯林社有版權合作的國家數量超過30個,合作的出版機構既有大國主流出版機構,也有規模較小的國家的專業的文學出版機構,深入和多層次的合作,有利于把文學作品與當地市場的需求更好地結合起來。

        海外渠道方面,求真譯林社依托鳳凰集團、譯林出版社、北京求是園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長期積累的資源,積極推動文學作品在海外的傳播。但是,其作用還未得到充分發揮。如何進一步深挖與海外重點高校如美國哈佛大學、英國伯明翰大學、匈牙利羅蘭大學等的合作潛力,在現有合作的基礎上進行更廣泛的合作;如何進一步拓展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英國泰勒·弗朗西斯出版社、美國圣智學習集團、德國施普林格出版社、荷蘭博睿出版社等重要文化和出版機構的業務合作;如何與《出版人周刊》《出版展望》《書商周刊》等業內媒體及各國主流媒體形成更緊密的合作,都是需要思考的重要方向。

        版權輸出平臺方面,一則可以充分利用鳳凰集團搭建的版權服務平臺。鳳凰集團已在美國和澳大利亞擁有穩定的版權輸出基地,依托美國的鳳凰國際出版公司成立的紅翼出版社、鳳凰集團國際(澳大利亞)公司及澳大利亞仙那都出版社等版權服務商平臺,實現文化傳播和跨國合作的共同發展。二則是有效利用現有平臺。由中國作家協會發起的“一帶一路”文學聯盟于2021年9月7日在北京成立,旨在加強中國文學國際傳播,推進中外文學交流常態化、機制化,更好講述中國故事。此類平臺將成為推動中國文學走進“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重要路徑。

        文學外譯專家庫的建設

        翻譯人才是實現文學“走出去”的重要保障。培養、建立一支優秀譯者隊伍已成為文學更好走向世界的關鍵因素。當前,專業翻譯人才特別是小語種翻譯人才的缺乏和昂貴的翻譯費用成為出版“走出去”的一大掣肘。因此,如何突破語言屏障是實現文學全球化的一大關鍵點。求真譯林社深知譯者對于文學海外傳播的重要性,通過多種方式遴選和積累了一批中譯外專家,他們已成為文學作品翻譯的基石。此外,求真譯林社依托鳳凰集團長期以來打造的“鳳凰國際出版翻譯專家庫”,不斷豐富在庫專家隊伍的國別和語種,為提升翻譯質量提供了切實保障。

        文學中譯外,難度較高,對譯者的要求也高。實行“分類翻譯”成為實踐中較為有效的方式。內容淺顯易懂、情感共通程度較大的作品,如通俗小說、兒童文學作品等,可交由海外母語譯者完成。對于內容較為艱深、文化背景較為深厚的作品,可采用中外譯者合作協同翻譯的方式。中國譯者進行初譯,對原作中深奧的中國文化內涵進行清晰的闡釋,海外母語譯者在其基礎上對語言進行潤色和精細加工。在這樣的互動交流中,中國譯者得以提升翻譯水平,海外母語譯者得以強化自己對中國文化的理解,利于對中外翻譯人員的培養,也利于避免中國文學在“走出去”過程中翻譯主導權的喪失。

        優秀的文學譯者需要了解中國文化,最好是來過中國。如果能夠與作家見面,討論作品,則更加利于翻譯得到位。翻譯過程中譯者與作家本人的聯系溝通也十分必要。

        在堅定文學“走出去”信心的同時,更要不斷審視和總結傳播過程中存在的不足和局限,有針對性地加以改進和完善,并以此為基礎構建中國文學海外傳播綜合策略體系,最大程度提升中國文學的海外接受度,真正推動中國文學走向海外。

        男朋友是怎么玩你的
        1. <track id="ohebs"><label id="ohebs"></label></track>
          <acronym id="ohebs"><label id="ohebs"></label></acronym>
          <td id="ohebs"></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