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auyus"><ruby id="auyus"></ruby></td>
<table id="auyus"><ruby id="auyus"></ruby></table>
  • <tr id="auyus"></tr><track id="auyus"></track>
  • <td id="auyus"></td>

    <table id="auyus"></table>

    <pre id="auyus"><ruby id="auyus"></ruby></pre>
    “天真的小說”《本巴》面世
    劉亮程:我的心中一直住著個孩子
    來源:揚子晚報 | 時間:2022年03月11日

    文/黃彥文

    廣袤的北疆大地上,白雪皚皚,萬物蒼涼,一群身著黑衣、神情肅穆的塑像靜默挺立于此,仿佛已走過千年萬年。近日,劉亮程拍攝的一段視頻在朋友與讀者間廣為流傳。這些塑像被劉亮程稱為“莽古斯”,出自蒙古族英雄史詩《江格爾》,也是劉亮程新書《本巴》中無數戰士為保衛家園與之戰斗的妖魔強敵。近日,劉亮程的新書《本巴》由譯林出版社推出,劉亮程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本巴》是我寫得最愉快的一部小說,也是我寫給自己的童年史詩,是我寫作歷史中最天真的一次!

    一直用來自童年的眼光在看這個世界

    “是我寫作歷史中最天真的一次”

    《本巴》講述了三個孩子的故事:一個停留在哺乳期不愿長大的孩子;一個不愿出生、被迫出生后還要回到母腹的孩子;還有一個在母腹中管理外面國家的孩子;他們把現實世界的沉重,做成輕松好玩的游戲,從而玩轉整個世界。

    說起《本巴》的創作,劉亮程說那要從十多年前開始說起,十多年前,劉亮程前往新疆和布克賽爾蒙古自治縣旅行,這是英雄江格爾的故鄉。該地位于準噶爾盆地西北邊緣,“羊道遍布每一片山谷草原,那是羊走了幾千幾萬年的路,深嵌在大地!彼钍苷鸷,跑遍草原和山區,認識了許多牧民。自那時起,劉亮程開始讀蒙古族英雄史詩《江格爾》,他念念不忘這片草原,“在那些古代的夜晚,在茫茫大草原上,一群人圍坐,聽著這些說唱,一直聽到月落星稀,東方發白,都毫無倦意!彼袆佑谑吩姷奶煺鎺Ыo部落的希望與力量,感慨于人類童年時代對時間的絢麗想象,自此他萌發出一個念頭,“寫一部天真的小說”。十余年來,這個念頭由初生漸至擴大,最終成為長篇小說《本巴》。

    對于《本巴》,劉亮程還說起了這樣一個故事,劉亮程和小外孫女曾經玩過這樣一個游戲,“她說要到商店給我買一包鹽,她對著墻邊的柜子問阿姨鹽多少錢,然后拿著她買到的一袋遞到我手上。其實什么都沒有,但她很認真地把一袋沒有的鹽給我,我接在手里,聞一聞,她問我咸不咸,我做出很咸的表情,一袋沒有的鹽,就這樣給到我手上”。劉亮程坦言自己小時候手里也肯定拿過許多沒有的東西,后來就都扔了,忘了,“人一長大,就不再相信沒有的東西,但幸好還有文學,文學就是現實世界的無中生有”。

    當小外孫女,把一袋沒有的鹽放到劉亮程手里的時候,劉亮程便找到了小說《本巴》的存在依據!拔2歲時,也曾有過無數的沒有的東西。只是我長大了。我把那個兩歲的自己扔在了童年。長大的只是大人。長老的只是老人。跟那個孩子沒有關系”。

    劉亮程曾寫過許多的童年故事,他也一直用來自童年的眼光在看這個世界,“盡管我也有一雙可以洞察人世的大人眼睛,把世界看得明白透徹,但我不喜歡透徹,一透徹就見底了,我追求無邊無際”。

    每次寫作時,當劉亮程寫到最深處時,內心中總是孤坐著一個孩子!八恢毙⌒〉,不愿長大。他不時地跳出來,掌控我的心靈。他不承認長成大人的我。他會站出來,說不對不對。就像我的小外孫女,我帶她散步,我說天快要黑了,我們回家吧。她說不對不對,天不會黑。當她說天不會黑時,我是相信的,我知道即使天真的黑了,她會把一個白天拿過來放在我手心”。

    大部分作品的母題就是時間

    “我想在《本巴》中寫出時間的面貌”

    《本巴》中,劉亮程站在史詩盡頭重啟時間,在古人想象力停住的地方重整山河,成就了這部充滿想象、語出天真的小說,塑造出一個沒有衰老沒有死亡、人人活在二十五歲的本巴國度,熠熠生輝。

    這樣的處理有何深意,劉亮程坦言,“我想在《本巴》中把時間作為一個本質,而非手段去寫,寫出時間的面貌!

    許多作家常常傾注精力講一個好故事,劉亮程卻反其道而行之,他雖有故事,但更在意故事中包裹的內核。

    在《本巴》中,這個內核便是時間。劉亮程認為,其實前輩們就在想象時間,他們處在那個年代,四周都是強大的莽古斯(敵人),人害怕衰老,一旦衰老就會被人欺負、被別人征服,所以他們天真地想象出了一個“人人活在二十五歲”的本巴國度,不衰老也不死亡,都是年輕人,身強力壯可以抵御所有外敵!皶r間不往前走,他們就有足夠時間吃喝玩樂打仗,一仗打敗了下一仗還能再打!薄侗景汀方又@樣一個時間觀念往前思索:時間對我們來說到底是什么?我們對時間的想象能達到一個什么樣的境地?

    作家畢飛宇感慨:“這樣的作品,我們都寫不出,我們是一類,他(劉亮程)一個人是一類!

    不唯《本巴》,其實劉亮程大部分作品的母題就是時間,他超越故事表層,以飛離地面的姿態書寫時間的本質。他曾說:“我希望我的文字最終展現的是一張時間的臉。村莊就是這張時間之臉的表情。它緩慢而悠長,是我認識的時間的模樣!

    無論是早年在烏魯木齊打工時寫就的《一個人的村莊》,還是后來的小說《虛土》《鑿空》《捎話》,都與時間息息相關,《本巴》更可謂一部在時間中任意穿梭的奇幻小說。

    采訪中,記者也了解到,其實,劉亮程最初是以業余文學青年的身份走上寫作之路的。中專畢業后他做過農機管理員,二十歲的時候寫過詩,三十多歲在烏魯木齊寫出散文《一個人的村莊》,五十歲后又從城市回到鄉村,建了書院,自封院長。他種地、栽花、養狗、喂雞,也依然在寫作。

    社交平臺上的他自稱“劉亮程村莊”,而在城市的學校、書店和領獎臺,他則被稱為“作家劉亮程”?梢哉f,劉亮程是真正的田園作家,更是物欲喧囂下的精神守護者。

    2014年,他以一己之力創建新疆首個藝術家村落菜籽溝,傾力打造木壘書院,切身踐行且耕且讀的生活方式,堪稱“當代陶淵明”,在理想與現實間詩意棲居。在他眼中,萬物皆有靈,他會對一朵花微笑,看風把影子吹斜,丈量一場風有多遠,以宮崎駿般的時空療愈現代人的身心。同為新疆作家的李娟曾說,“劉亮程站在村莊中心,目不斜視,緩緩寫盡一切溫暖的踏實的事物:人畜共處的村莊,柔軟歡欣的生活細節,古老莊嚴的秩序,公平而優美的命運!边@是對劉亮程作品的動人注腳。

    免费a级毛片av无码
    <td id="auyus"><ruby id="auyus"></ruby></td>
    <table id="auyus"><ruby id="auyus"></ruby></table>
  • <tr id="auyus"></tr><track id="auyus"></track>
  • <td id="auyus"></td>

    <table id="auyus"></table>

    <pre id="auyus"><ruby id="auyus"></ruby></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