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auyus"><ruby id="auyus"></ruby></td>
<table id="auyus"><ruby id="auyus"></ruby></table>
  • <tr id="auyus"></tr><track id="auyus"></track>
  • <td id="auyus"></td>

    <table id="auyus"></table>

    <pre id="auyus"><ruby id="auyus"></ruby></pre>
    馬季:網絡文學中的女性書寫
    來源: | 時間:2022年03月09日

    隨著我國網絡文學行業不斷發展壯大,女性寫作者在網絡文學創作隊伍中的重要地位愈發凸顯。相比于男性作者,女性作者特有的細膩、婉約氣質在文學創作中被認為更有利于書寫個體生命的體驗。而網絡文學帶來的開放創作環境,也讓越來越多的女性寫作者近年來在創作題材以及方式上不斷豐富,令新時代的文學創作有了更多元化的女性視角。

    在網絡文學行業中,“女頻”意為女生頻道,特指那些關注女性發展、能戳中女性讀者內心的網絡文學作品,“女頻”網文的作者和讀者也多為女性。作為當代文學領域中一個自成體系、十分獨特的文化現象,目前的“女頻”網絡文學主要包括古代言情、現代言情、現代都市(包括懸疑、職場、科幻等)以及現實題材等文學類型,不同的題材和故事設定、人物設定展現出當代女性多元和自主的文化心態。在這類網絡文學創作中,人物的情感線尤其重要,愛情故事長盛不衰,不管是歷史文還是現代文,大多會涉及婚戀和女性成長。人物的情感動態性在這類文學作品敘事中也占據了主導地位,成為刻畫人物形象的主要方式,盡管敘事手法各異,卻無處不在地表現出對現實生活的折射。

    “大女主”類型的網絡文學通常聚焦女性的性格、命運、成長經歷,尤其注重描寫女主不同尋常的情感歷程和獨立人格的形成,力求塑造更為復雜的人物性格,描繪更為綿密的內心世界。在這些作品中,“大女主”一般難逃權勢和愛情的矛盾糾葛,作為有胸懷的女性,敢愛敢恨是她們的主要人設,同時,愛也意味著犧牲與隱忍,明知結果可能是悲劇卻從不放棄。比如蔣勝男的《燕云臺》中的女主人公蕭燕燕、“天下歸元”的《扶搖皇后》中的女主人公孟扶搖……不難發現,這些“大女主”獨立自主、不畏權勢、積極抗爭的姿態,伴隨著個體情感的劇烈震蕩,凸顯出情事劇變下女性情感的熾烈,以及痛徹心扉的選擇。她們不愿意通過婚姻依附男性實現自我,并非簡單女權意識的體現,而是渴望與男性并肩而立、同甘共苦,體現了女性對于“一生一世一雙人”的美好純摯愛情的向往與追求?梢哉f,古代言情網絡文學中的古風表達形式也為傳遞現代女性的心聲打開了一扇窗。比如“吱吱”創作的《庶女攻略》中的女主人公外表是老實的古代庶女,內在卻是看遍婚姻百態、盡知人間冷暖的現代靈魂;“關心則亂”創作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講述了一名現代小書記員穿越到古代成為庶女后的傳奇人生,小說中的女主人公知冷熱、懂進退,能夠原諒自己的不完美,寬宥別人的不理解;“千樺盡落”的《嫡長女她又美又颯》講述了鎮國公府嫡長女力挽狂瀾拯救家人命運,并與男主人公攜手并進共同成長的故事;“意千重”創作的《澹春山》則在保留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風貌的基礎上,表達了超越時代的健康的家庭婚戀觀……這些網絡文學作品中關于女性情感和奮斗的描寫,既體現了古代女性為了追求美好生活的努力,也映照了現代女性勇于面對生活和工作挑戰的堅毅的性格。

    在“女頻”類網絡文學作品的敘事中,女主人公最常見的人設是“瑪麗蘇”,但這一設定在各類網絡文學作品里的出現也較為多元化,從古代的“甄嬛”“若曦”“羋月”“孟扶搖”到現代的“杜拉拉”“安迪”“喬菲”等,這些人物剔除了低級版“瑪麗蘇”對男性的依附,均具有獨立完整的人格,屬于相對完整、合理的女性審美形象,集中展現了女性的溫柔、活潑、堅貞、優雅與智慧。此外,近年來,女性網絡文學中還出現了如柳翠虎的《裝腔啟示錄》、毛冷瞪的《這屆家長太難帶了》等既具有一定思想深度和批判精神又不失娛樂性的作品,“破圈”的敘事方式與強烈的文本意識形成沖撞,可以說是上世紀80年代傳統文學中的先鋒小說在互聯網時代的精神延續和文化傳遞。讀者既可以從《花都獵人》里的“唐影”身上看到格非在《春盡江南》中描寫的李秀蓉的影子,也可以從現代校園類網文作品中感受到余華《十八歲出門遠行》里的理想與現實、抗爭與妥協、殘酷與溫暖、失去與收獲。

    小說創作的本質不僅是為了講述和傳播一些有意思的“好故事”,還要借助這些“好故事”傳播正向理念和優秀文化。因此,網絡文學的創作也必須立足于作品的正向社會價值,要基于主流化意識形態完成自己的創作使命。近年來,除了女性獨立精神、家國情懷的表達外,“女頻”類網絡文學作品中關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播也越來越多,《庶女攻略》將精致瑰麗的中國非遺項目刺繡作為推動劇情發展的重要線索;《登堂入室》講述了制瓷世家出生的女主宋積云,從制造材料、溫度控制、技術手法等方面對制瓷技術進行改革創新,帶領家族走出困境的故事,作者借助主角成長軌跡巧妙地將中國傳統瓷器文化編織進故事里。

    此外,新的文本形式近年來也在“女頻”類網絡文學作品中不斷涌現,充分展現了女性形象思維的獨特性。以生活為原點,以情感為支點,“女頻”類網絡文學的創作一直在不斷探索文本表現形式和時代精神之間的關系,尋覓心靈世界與萬丈紅塵的機緣巧合,婉轉而細微的描寫表現現代女性的知性與敏銳。比如,“三水小草”的《枕邊有你》就以兩性婚姻作為故事起點,通過夫妻二人互換身體的設定,從靈與肉的雙重視角對女性生存境遇進行了細致的描寫。關注女性各方面成長的現實題材網絡文學創作近年來也收獲頗豐,包括“阿耐”的《歡樂頌》、“吉祥夜”的《寫給鼴鼠先生的情書》、“囧囧有妖”的《許你萬丈光芒好》、“柴可”的《鮮花盛開的村莊》、“清揚婉兮”的《全職媽媽向前沖》以及抗疫題材小說《王謝堂前燕》《櫻花依舊開》等,這些作品都從不同側面揭示了當代女性的精神訴求,并逐漸形成了以社會話題為核心的“人設+職業+情感+家庭”敘事模式,顯示出網絡文學在時代性與流行性方面各具特色的表征。

    (作者系中國作家協會網絡文學研究院研究員)

    免费a级毛片av无码
    <td id="auyus"><ruby id="auyus"></ruby></td>
    <table id="auyus"><ruby id="auyus"></ruby></table>
  • <tr id="auyus"></tr><track id="auyus"></track>
  • <td id="auyus"></td>

    <table id="auyus"></table>

    <pre id="auyus"><ruby id="auyus"></ruby></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