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auyus"><ruby id="auyus"></ruby></td>
<table id="auyus"><ruby id="auyus"></ruby></table>
  • <tr id="auyus"></tr><track id="auyus"></track>
  • <td id="auyus"></td>

    <table id="auyus"></table>

    <pre id="auyus"><ruby id="auyus"></ruby></pre>
    阿來:生活不只是文學一種,只是我們從文學開始
    來源:文藝報 | 時間:2022年03月09日

    文/叢子鈺

    記 者:您多年來關注生態與環保問題,也寫了不少關于環境保護的作品,今年關注的議題又與此相關。是什么支持著您對此問題如此關注并且深入實踐?

    阿 來:我當人大代表已經15年了,每位人大代表都有各自的背景,或者來自不同地域,或者來自不同行業。我們當然都會關注自己的特殊領域,但我們也有關注公共性問題的責任。公共話題很多,有人關注醫療衛生,有人關注教育,有人關注法治,但是人的精力畢竟有限。我之所以關注生態與環保問題,首先,環境問題和生態問題跟每個人都相關,我們喝的水、呼吸的空氣直接決定了我們的生活品質;其次,除了跟個體有關系以外,環境問題同整個民族、地區、國家的發展也有很密切的關系。我們重視發展的理念,要可持續發展,如果對環境索取過多,對生態破壞太大,那么發展肯定只是短期的、不可持續的。所以我們既要利用大自然,也要跟大自然和諧相處。環境和生態問題不是個人的問題,它是關系到所有人的問題,也是整個社會的問題。再加上我自己從青年時代的寫作也是從關注生態問題開始,兩相結合起來,這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記 者:您的多部作品都曾搬上銀幕或舞臺,比如《塵埃落定》和《攀登者》等。您覺得跨界會是文學未來發展的方向嗎?對于文學的跨界,有哪些值得注意的方面?

    阿 來:我覺得我們必須首先把自己的工作做好,F在確實有一些文學作品被改編,影視界也發現了很多優秀的文學作品。新時期以來,很多影視作品都是從比較成功的文學作品改編而來的,當然也有作家直接投身于影視創作,但我自己是偶爾跨過去一下,很快就回來了。文學創作是各種文藝門類里最基礎性的工作,這種基礎性工作需要有人從事,所以我的主要精力還是把自己的作品創作好。有機會跨界到影視,也是增加體驗。但越是在跨界非常豐富的年代,文學工作者越是需要更耐心地對待自己的文學內容。文學改編成什么形式都是可能的,但是必須首先保證文本本身有比較高的品質,所以我覺得還是應該更多把精力放在文學作品的塑造上。

    記 者:紙質閱讀作為一種特殊的文化生態,也需要關注和保護。書籍是文化的一種載體,如今書店的生存雖然艱難,但依然有人熱愛閱讀、熱愛文學,比如成都就一直是一座熱愛閱讀的城市。以您的名字命名的阿來書房最近剛剛建立,您覺得在今天這個時代,書籍和文學意味著什么?

    阿 來:人總是需要不斷地學習,不斷地建設自己。在市場化以后,有部分閱讀更偏重于娛樂,但我覺得閱讀更重要的功能還是完成一個人的自我教育。在青少年時代,學校教育只是一個特殊階段,不可能在學校教育完成之后,人就跟書本絕緣了,人還是需要繼續成長。人的一生中要不斷從各個方面提升自己,一方面是跟工作相關的內容,另一方面是文學藝術等審美性內容。所以,為了不斷地自我提升,還是應當注重紙質閱讀和文學。

    記 者:如今“國潮”為年輕人所喜愛,借著流行文化和視覺文化的力量,傳統文化正在重新吸引人們的注意,您對此如何看待?

    阿 來:通過媒介技術手段讓年輕人產生興趣,我覺得挺好。但是我更期待的是傳統文化本身就有先天的吸引力。比如語言文字本身就是人類文明發展進程中最偉大的發明創造,如果它都不能吸引我們,還能有什么東西吸引我們?

    前段時間,我參加了“杜甫 成都 詩”系列講座活動,我希望在接下來一整年里,每兩周的周末在固定的地方進行文學藝術分享。生活當然不只有古典一種,只是我們從古典開始。這個講座也不是泛泛地談古詩,而是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杜甫在成都居住將近五年時間,前前后后寫了200多首詩,我既講詩,也通過杜甫詩講成都的歷史文化,講我們為什么今天依然要學習古典詩詞。這其實是結合了兩個話題。小時候總不明白,為什么總是被強迫著背誦唐詩三百首,這跟我們的生活有什么關系?沒有人把為什么要學習講清楚,只是讓我們背誦,但背誦“兩個黃鸝鳴翠柳”的意義在哪?古詩跟我們的生命、情感沒有發生真正交互性的影響。對于很多年輕人來說,在接受傳統文化的過程中,最大的苦惱就在于很難把它跟當下的時代和生活建立起聯系。所以我現在試著做一些這樣的工作。

    免费a级毛片av无码
    <td id="auyus"><ruby id="auyus"></ruby></td>
    <table id="auyus"><ruby id="auyus"></ruby></table>
  • <tr id="auyus"></tr><track id="auyus"></track>
  • <td id="auyus"></td>

    <table id="auyus"></table>

    <pre id="auyus"><ruby id="auyus"></ruby></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