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auyus"><ruby id="auyus"></ruby></td>
<table id="auyus"><ruby id="auyus"></ruby></table>
  • <tr id="auyus"></tr><track id="auyus"></track>
  • <td id="auyus"></td>

    <table id="auyus"></table>

    <pre id="auyus"><ruby id="auyus"></ruby></pre>
    2022年第一期《江南》重點推薦
    來源:《江南》雜志社 | 時間:2022年02月18日

      長篇非虛構

      《中國農民城》朱曉軍

      2019年9月,浙江龍港市正式掛牌成立,實現了從中國第一座“農民城”到全國首個“鎮改市”的歷史性跨越。朱曉軍將目光聚焦于這座奇跡之城,歷時兩年,對龍港“造城者”群體進行了深入采訪與書寫。從一路帶領龍港發展的陳定模、李其鐵,到進城創業一心創造財富的陳智慧、楊恩柱……《中國農民城》用一個個人物揭開龍港成長之謎,在呈現個體命運的同時,盡顯龍港在歷史發展中的風起云涌。朱曉軍用樸素的創作風格和真誠的敘事力量譜寫了龍港傳奇,細致而宏觀,輕盈而厚重,龍港這座城在他筆下發出了別樣光芒。

      中篇小說

      《人字梯》王玉玨

      “我”和明義關系特別,是同一條命一掰兩半的同卵雙胞胎。因為這種特殊關系,家庭中幾乎所有的人,包括明義的兒子,都認為“我”對明義的人生病苦有著不可旁貸的幫扶責任。明義意外去世后,“我”匆匆從省城回鄉送喪。在此過程中,親情捆綁、生命苦難、死亡真相一一浮現,但終于抵達叔侄之間的和解心通。作者一波三折的深度敘述,展示的不僅是親人間愛與理解的達成,更是走向愛與理解路途中的世相人心。

      《海釣》衛鴉

      海釣既可以是一種深不見底的誘惑,也可以是生意場上人與人之間的捕獵和算計……須臾萬變的時代,沉浮不定的人生,于“我”這個曾經的創業者而言,海釣是欲望的牽引,是對現實的逃避。而左岸的沉迷海釣,背后卻隱含著一個父親的愛和心愿,當然,還有不可言說的痛。這個小說寫得沉穩、冷靜,富有社會意義和生活底蘊,同時在堅硬的現實底色上,又飄忽著柔和的情感光芒。文字中氤氳出來的那片光芒,不動聲色間,倏然照透人的內心最柔軟的深處。

      短篇小說

      《覓食記》潘向黎

      《覓食記》呈現了一個溫馨細膩的極有生活氣息的都市愛情故事。一對工作地址相近的青年男女,因為臉盲而錯認對方為自己曾經的老同學,從此成為共進中餐的固定飯搭子,漸漸地產生情愫,發展為一對戀人。小說里穿行著大量密實熨帖的生動細節,包括兩個年輕人之間鮮活的對話,以及他們隨著時間而滋生的情感和交往中的各種小溫暖小甜蜜。這些情節含有生活質感和心理層次,閱時趣味盎然,讀后回味悠長。

      《今天是什么日子》黑孩

      “我”跟丈夫結婚以來,無論發多大的脾氣,好脾氣的他總是說“對不起”,所以夫妻之間從來沒有吵過嘴,這也是我在朋友中最自滿的事。他退休后彼此廝守的時間更多了,“我”時不時覺得他不順眼。這一天“我”又為一點小事說他,想激怒他索性吵個痛快,沒想到他竟然一聲不吭地出走了,更沒想到的是“我”會坐立不安、魂不守舍......小說聚焦一對老年夫妻的日常生活,通過某天丈夫的出走,讓妻子重溫點滴往事,將一地雞毛升化為吉光片羽,溫馨地呈現了一種不完美的和諧。

      《虎皮人》吳劉維

      《虎皮人》講述的是似乎戲謔卻極盡慘痛的故事。伯父自小跟隨父親下窯,在低矮的窯洞里,他的身體長成了弓形;氐降孛婧,只能在一家矮人馬戲團工作。除了照料演員和動物,有時也登臺演小丑、大猩猩和老虎。馬戲團破產后,他帶著一個女矮人演員,和一張老虎皮,回到老家。女矮人過世后,他經常穿著老虎皮,四肢著地,成了真正的虎皮人!痘⑵と恕穼懕M伯父奔波勞苦且傳奇的一生,極具象征和隱喻,同時,也從另一個角度反映了社會對人性的壓制,令人唏噓又別具深意。作品采用雙重敘述人的結構方式,故事套故事,虛實相間,互為穿插和映襯,使作品更具現代氣質和迷人色彩。

      非常觀察

      《移動互聯時代,誰在消費文學?》綠茶主持

      中國每年有四十多萬品類出版物,文學是占比最大的品類,小說、詩歌、散文、隨筆、非虛構等等。按照中國傳統的“經、史、子、集”分類法,文學屬于最末集部,但卻是當今出版領域最繁榮和最大眾的首部。移動互聯時代,誰在消費文學?本期“非常觀察”欄目特邀書評人、文化學者綠茶先生主持,由他邀請二十多位文學、藝術、學術、媒體、自由職業等領域的資深讀者,通過不同視角,思考和分析文學在我們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文學具有哪些不可替代性?我們為什么還需要消費文學?

      海外物語

      《湖畔狼窩——裴多菲大街上的翻譯之家》余澤民

      位于巴拉頓湖畔“匈牙利翻譯之家”,頗像個小聯合國。在這里,翻譯家們唱主角。與作者相比,譯者通常是隱性的存在,作為個體,他們是一匹匹“孤狼”;作為群體,他們是巴比塔最直系、最隱秘的合法遺民。他們之間的溝通要比常人更容易,就像所有的海眼都通過秘密通道與世界海洋相連那樣,翻譯家們不動聲色地將每個人或每個民族的孤島連成一塊大陸。作家、翻譯家余澤民自1990年代初赴匈至今,經常去那里進行翻譯工作或活動,與其結下深厚的情誼,本文沉鉤歷史,敘說趣聞,引人神往。

      江南史韻

      《于謙:被迫抄襲的詩人》張銳強

      對國人而言,歷史有種難以言說的魅力,于有抱負的讀書人,這種魅力尤甚。然而,歷史漫長,而史書有限,很多歷史人物,只被簡單粗暴地濃縮簡化為忠臣烈士,于謙即是其中彪炳千秋的一員。但作者張銳強卻在這篇文化大散文中,用酣暢淋漓的筆墨,不僅呈現了忠臣烈士的剛硬,更還原了于謙作為一個個體的“人”的柔軟乃至缺憾,讓于謙從史書上那個勤政典范的標本,復活為血肉豐滿的詩人、丈夫、父親。

      歷史碎影

      《在掌控與失控之間——漢代的五個特別行政區》穆濤

      這是一篇書寫漢代五陵邑的“大”散文,通過歷史敘事,將漢代五個政治特區設置的背景、過程及相關人物等娓娓道來,以此縱覽漢代歷史,也以此照映現實。作者閱讀了大量《漢書》《史記》等文獻資料,在史料中尋找歷史的蛛絲馬跡,試圖還原歷史原貌、叩問歷史真相。以此為據,通過現代人的視角,將自己的觀點與解讀融入其中。透過他節制而內斂、言立而文明的語言,讓讀者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厚重的歷史氣息,以及對中國大歷史的思考。

      夕花朝拾

      《通往圣維克多山的路上》草白

      全文通過對塞尚藝術探索之路的梳理,將畫家本人的創作歷程,由靜物寫生逐漸過度到對自然景物的描摹與創造——在此,圣維克多山不僅是塞尚晚年的寫生對象,還成了其藝術情感的寄托。并將塞尚與福樓拜、托爾斯泰、杜甫等人進行比較,突出藝術家的現實處境和心靈遭際,展現其“于無路可走處,辟出一條嶄新的路來”之勇猛決絕精神。作者以知性靈動的筆觸,借塞尚作品和人生之路,展示寫作者的審美趣味和人生體驗,既突出了個人化的視角,又展現了塞尚在藝術生命里的艱苦跋涉。有思考,有韻味。

    免费a级毛片av无码
    <td id="auyus"><ruby id="auyus"></ruby></td>
    <table id="auyus"><ruby id="auyus"></ruby></table>
  • <tr id="auyus"></tr><track id="auyus"></track>
  • <td id="auyus"></td>

    <table id="auyus"></table>

    <pre id="auyus"><ruby id="auyus"></ruby></pre>